□ 本报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0 Comments

  □ 本报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 本报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在美国抗疫与复工争论正烈之际,特斯拉汽车制造商成为“冲破”抗疫限制而复工的技术企业的先锋。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5月12日更在社交媒体上声称,如果要逮捕那就“逮捕我”。虽然一贯对新冠肺炎疫情不以为然的马斯克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背书,但其“抗法”复工的举动也遭到了舆论的普遍挞伐。

  公然违抗当地封锁令

  特斯拉不顾加利福尼亚州阿拉米达县政府的抗疫限制而坚持复工,与马斯克一贯的态度有着密切关系。

  据报道,早在3月美国疫情大暴发后,当地政府就要求特斯拉停产,但马斯克在“磨蹭”了近一周之后才满腹牢骚地关掉了位于弗雷蒙特的工厂。

  当时,马斯克还频频发声,称新冠病毒没什么可怕的,在交通事故中死掉的概率都比新冠高,抗疟疾药氯喹可能会治好新冠肺炎,儿童基本不会受到病毒感染,甚至指责居家令为“法西斯”。

  报道称,当地政府一直与特斯拉保持着密切联系,但双方在工厂复工问题上一直未能达成一致。

  在特斯拉强行复工后,当地政府在声明中指出,政府正等待特斯拉提交复工计划。声明称,政府在此前已通知特斯拉,在获得批准之前,弗雷蒙特工厂只能维持最低限度的基本运作。

  5月9日,特斯拉将当地政府的居家令告上法庭。马斯克随后还威胁称,如果不允许弗雷蒙特工厂复工,他就将特斯拉迁出加州。

  马斯克在推特上叫嚣,“特斯拉今天违反命令复工了,我和大家同在。如果有人要被逮捕,我会要求只逮捕我”。他还鼓动粉丝一同抵抗居家令。

  当地政府透露称,在马斯克发飙前,他们已基本上与特斯拉达成于5月18日复工的协议,但马斯克却非要提前一周开工。

  威胁迁厂被批“作”过头

  马斯克的迁厂威胁似乎“作”过了头。

  虽然美国财长姆努钦也称特斯拉是加州最大雇主之一,加州应优先解决其问题以使之迅速安全复工,但坚定支持工人权利的加州民主党参议员洛蕾娜·冈萨雷斯则不认为加州更需要特斯拉,而是相反。

  毕竟,迁厂并不是卷铺盖走人那么简单,不仅需要选址、建设厂房,还有培训新工人等一系列问题。据报道,特斯拉在弗雷蒙特的工厂雇有1万多名工人,年产汽车40多万辆。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前劳工部长罗伯特·雷奇称,“我们不需要无视工人权利的冷酷无情的亿万富翁来告诉我们现在该做什么”。他说,“不要让他们在疫情中将自己的利益置于人们的生命之上”。

  加州州长纽森表示,他一直支持特斯拉,但希望其在未来几天里与当地政府解决有关问题。

  马斯克要迁厂虽然得到了一些积极回应,包括拉斯维加斯和得克萨斯州等地希望特斯拉落户本地,但得州《达拉斯晨报》则在其社论中明确表示:得州乐于拥有特斯拉,但不是像这种的。

  社论称,马斯克一直对疫情轻描淡写,甚至称之不比一般流感更糟糕。马斯克的生意取决于特斯拉的生产运营,他的愤怒可以理解,但他不仅要起诉,还威胁要一走了之,这对当地人和当地经济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威胁。社论最后指出,“我们不认可马斯克的行为”。

  舆论认为马斯克草菅人命

  马斯克对当地政府抗疫限制的挑衅,虽然得到了特朗普的背书,但却遭到了舆论的普遍挞伐,被指玩弄自我推销的伎俩,草菅人命。

  特斯拉工厂的安全问题一直备受关注。据福布斯去年的一份报告评估,在2014年至2018年,特斯拉因安全而受到的处罚金额相当于10家大型汽车商的总和。

  曾在过去多年为马斯克和特斯拉唱赞歌的美国电动汽车新闻网站主编弗雷德·兰伯特,最近也撰文猛评马斯克传播有关新冠肺炎的虚假信息。

  据报道,虽然特斯拉为返岗工人准备了口罩、洗手液,并进行体温检测、错峰休息,但工人们还是很担心因聚集而被感染。一些工人表示,他们只能在工厂入口处保持安全距离,而在车间则根本做不到。

  一些员工更指责马斯克采取恫吓手段,包括威胁如果不返工将取消领取失业救济的资格,留在家中只能算“无薪假”等,但他们依然拒绝返岗。他们说,在当地政府作出改变之前,他们不会返工。

  报道还指出,3月31日,马斯克曾声称拥有美国批准的多余呼吸机,可根据需要运送到特斯拉可及地区的任何医院。但有关报道却披露,马斯克所声称的呼吸机多数是用于救治睡眠呼吸暂停的病人,而不是用于新冠病毒感染治疗。他还不断在社交网站上贴出特斯拉制造的呼吸机照片,但人们却一直没有看到。这是典型的“向市场作出巨大承诺却根本没有实现”的小把戏。

  有网民评论,“他像大骗子一样,马斯克谙熟此道”。他下次要求终止限制时,会称这违反了公民自由。

【编辑:叶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